我已授权

注册

“换头术”之后

2019-01-11 00:28:19 APP自助领取彩金38日报 
“换头术”之后 插图/孙文然
“换头术”之后 插图/孙文然

  科幻小说

  新的问题随之产生。

  西丽娜纠结了,不知自己是跟颈部上的皮诺结婚,还是跟颈部下的汉斯结婚?

  还有,他们的后代,究竟算谁家的血脉?西方人,或许不讲究这个,跟谁姓就OK了。那么,问题来了,这跟直接抱养一个孩子有什么区别?换言之,跟西丽娜与谁生一个,有什么区别?当然,站在西丽娜的角度,没有区别,跟谁生,都是她的骨肉。那么,问题又来了,颈部上的皮诺会怎么想?颈部下的躯体是汉斯的,那是一个死刑犯,他甘心让心爱的妻子生下死刑犯的后代么?退一步说,他甘心目睹死刑犯占妻子的便宜么?

  西丽娜不敢想,婚礼还必须如期举行,请柬已发出,再说,亲朋好友都等着目睹“重新站起来”的皮诺,他俩青梅竹马,相亲相爱,尤其欣闻皮诺“换头术”成功之后,无不为之振奋。自从皮诺10岁患了小儿麻痹症,西丽娜就伴随他左右,形影不离,从鼓励到倾慕,真心相恋。皮诺为回报给她一个完美的爱,毅然决定并接受了“换头术”,成功了,扔下轮椅,站起来了。

  西丽娜喜极而泣,她从没想过皮诺站起来的样子,那嵌在轮椅里的小身躯,仿佛是一个神奇的魔术袋,将她心爱的人真实地变幻在了面前。她甚至忽略了那个死刑犯的存在,那个杀死妻子的恶魔!当她激动地扑进他的怀里,幸福地拍完婚纱照,紧密锣鼓地筹办婚礼时,思绪似乎才渐渐回到正常,面对着皮诺的轮椅照和搂着她的婚纱照,才突然醒悟过来,那双搂着她的手,已经不是轮椅中皮诺的手,而是恶魔汉斯的手,一双断送了他妻子性命的手,某一天,会不会不受皮诺大脑的控制而恢复本性,重蹈覆辙,也断送了她的性命呢?

  越想越恐惧,西丽娜当机立断,决定婚后不要孩子,担心遗传了汉斯的“暴力基因”,后患无穷。不!一想到被那双暴力魔爪的抚摸,全身就起鸡皮疙瘩……

  不得不跟皮诺摊牌。

  得知西丽娜的顾虑,皮诺也一时无语了,慢慢睁大了双眼,似乎脑子瞬间一片空白,当初决定“换头”哪想过这么多。

  “亲爱的!”他说。

  西丽娜条件反射地躲开了他的手,远远地跟他对话:“你别让那恶魔碰我。”

  皮诺双手一摊:“这该怎么办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西丽娜已失去主张。

  “早知这样,何必当初,为了手术,耗尽了父母和哥姐的钱财,还欠了不少外债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就当他已经被枪毙了。”

  “可他明明还活着。”

  “我们可以不要孩子。”

  “那当初就没必要手术。”

  “已经这样了,无法再回到过去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也怀念我的那双手。”

  “你别说了。”西丽娜哭出了声……

  “亲爱的!”皮诺又想伸手来安慰她。

  西丽娜慌忙闪开,迅速抓起椅子,大声警告:“你别过来!”

  “亲爱的,你权当它们是我的义肢。”

  “我无法欺骗自己。”

  “那该怎么办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可我很怀念过去的你,身体虽有遗憾,但它是纯粹的,纯洁的。”

  “明白了,你爱的是我的思想,而非肉体。”

  “也许是的。”

  “早知道是这样,我又何必承受手术的万般痛苦,给你什么所谓的"完美"呢?”

  越讨论下去,问题越多……

  最终,双双达成一致意见,取消婚礼,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,隐居。

  双方父母以及亲朋不得不接受这个无法接受的事实。

(责任编辑: HN666)
看全文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热门新闻排行榜

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