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已授权

注册

是否回应宇宙神秘信号?13年前就有了答案…

2019-01-12 15:35:19 和讯名家 

  导读:

  最近,“宇宙深处神秘信号”话题火了。

  据称地球收到神秘宇宙信号,可能来自外星人。BBC、国家地理杂志、美国科学促进会都跟进了。

  这一信号是自然现象,还是外星人发出的?

  如果是后者,我们地球人要不要回应?

  2006年,刘慈欣在《三体》一书中,就设想出这个画面。

  地球与三体的纠葛,源自那次回应。

  这天叶文洁值夜班。

  这是最孤寂的时刻,在静静的午夜,宇宙向它的聆听者展示着广漠的荒凉。

  叶文洁最不愿意看的,就是显示器上缓缓移动的那条曲线,那是红岸接收到的宇宙电波的波形,无意义的噪声。

  叶文洁感到这条无限长的曲线就是宇宙的抽象,一头连着无限的过去,另一头连着无限的未来,中间只有无规律无生命的随机起伏,一个个高低错落的波峰就像一粒粒大小不等的沙子,整条曲线就像是所有沙粒排成行形成的一维沙漠,荒凉寂寥,长得更令人无法忍受。

  你可以沿着它向前向后走无限远,但永远找不到归宿。

  但今天,当叶文洁扫了一眼波形显示器后,发现有些异样。即使是专业人员,也很难仅凭肉眼看出波形是否携带信息,但叶文洁对宇宙噪声的波形太熟悉了。

  眼前移动的波形,似乎多了某种说不出来的东西。这条起伏的细线像是有了灵魂,她敢肯定,眼前的电波是被智能调制的!

  叶文洁冲到另一台主机终端前,察看计算机对目前接收内容识别度的判别,发现识别度是AAAAA!

  在这之前,红岸接收到的宇宙电波,识别度从未超过C,如果达到A,波段包含智能信息的可能性就大于百分之九十;

  连续五个A是一个极端情况,它意昧着接收到的信息使用的就是红岸发射信息的语言!

  叶文洁打开了红岸译解系统,这个软件能对识别度大于B的信息进行试译解。整个红岸监听过程中,它从未被正式使用过。

  按软件试验运行中的情况,翻译一段可能的智能编码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个月的运算时间,出来的结果多半还是译解失败。

  但这次,原始文件刚刚提交,几乎没有时间间隔,屏幕上就显示译解完成。叶文洁打开结果文件,人类第一次读到了来自宇宙中另一个世界的信息。

  其内容出乎所有人的想象,它是三条重复的警告:

  不要回答!

  不要回答!!

  不要回答!!!

  在令她头晕目眩的激动和迷惑中,叶文洁接着译解了第二段信息:

  这个世界收到了你们的信息。

  我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和平主义者,我首先收到信息是你们文明的幸运。警告你们: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!不要回答!!!

  你们的方向上有千万颗恒星。只要不回答,这个世界就无法定位发射源。

  如果回答,发射源将被定位,你们的行星系将遭到入侵,你们的世界将被占领!

  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!不要回答!!!

  看着显示屏上闪动的绿色字迹,叶文洁已经无法冷静思考,她那被激动和震撼抑制了的智力只能理解以下的事实:现在距她上次向太阳发送信息不到九年,那么这些信息的发射源距地球只有四光年左右。它只能来自距我们最近的恒星系:半人马座三星!

  宇宙不荒凉,宇宙不空旷,宇宙充满了生机!

  人类将目光投向宇宙的尽头,但哪里想到,在距他们最近的恒星中,就存在着智慧生命!

  叶文洁看看波形显示,信息仍源源不断地从太空中涌进红岸天线。她打开另一个接口,启动了实时译解,接收到的信息被立刻显示出来。

  在以后的四个多小时中,叶文洁知道了三体世界的存在,知道了那个一次次浴火重生的文明,也知道了他们星际移民的企图。

  凌晨四点多,来自半人马座的信息结束了,译解系统开始无结果地运行,不断发出失败信息。红岸监听系统所听到的,又是宇宙荒凉的噪声。

  但叶文洁可以确定,刚才的一切不是梦。

  太阳确实是一个超级天线,但八年前那次试验中为什么没有收到回波,为什么木星的辐射波形与后来的太阳辐射对不上?

  叶文洁后来想出了许多原因,基地的电台可能根本不能接收那个频段的电波,或者收到后只是一句嗓音,就认为是什么都没有收到。

  至于后者,很可能是因为太阳在放大电波的同时,还叠加了一个波形。这个波形是有规律的,在外星文明的译解系境中很容易被剔除。但在她的肉眼看来,木星和太阳的辐射波形就大不相同了。这一点后来得到了证实,叠加的是一个正弦波。

  她警觉地四下看看。主机房中值班的还有三人,其中两人在一个角落聊天,一人在终端前打瞌睡。

  而在监听系统的信息处理部分,能够查看接收内容识别度和访问译解系统的终端只有她面前这两台。

  她不动声色地迅速操作,将已接收到的信息全部转存到一个多重加密的隐形子目录中,用一年前接收到的一段噪声代替了这五个小时的内容。

  然后,她从终端上将一段简短的信息输入红岸发射系统的缓存区。

  叶文洁起身走出了监听主控室的大门,一阵冷风吹到她滚烫的脸上,东方晨曦初露,她沿着被晨光微微照亮的石子路,向发射主控室走去。

  在她的上方,红岸天线的巨掌无声地向宇宙张开着。晨曦照出了门口哨兵那黑色的剪影,像往常一样,叶文洁进门时他没有理会。

  发射主控室比监听主控室要暗许多,叶文洁穿过一排排机柜,径直走向控制台,熟练地扳动十几个开关,启动了发射系统的预热。

  坐在控制台旁边的两名值班员抬起头用困乏的眼睛看了看她,其中一人又扭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,然后一人继续打瞌睡,另一人则翻看着可能已看了许多遍的报纸。

  在基地里,叶文洁在政治上自然没有任何地位,但在技术上有一定的自由。她常常在发射前检查设备,虽然今天太早了些,距发射操作还有三个小时,但提前预热也是不奇怪的。

  漫长的半个小时过去了,叶文洁在这期间重设了发射频率,将其置于太阳能量镜面反射的最优值上,将发射功率设为最大值。

  然后,她将双眼凑近光学定位系统的目镜,看到太阳正在升出地平线。她启动了天线定位系统,缓缓转动方向杆使其对准太阳。巨型天线转动时产生的隆隆震动传进主控室,有一名值班员又看了叶文洁一眼,但也没说什么。

  太阳完全升出了天边连绵的山脊,红岸天线定位器的十字丝的中心对在它的上缘,这是考虑了电波运行的提前量,发射系统已处于就绪状态。发射按钮呈长方形,很像电脑键盘上的空格键,但是红色的。

  这时,叶文洁的手指悬在它上面两厘米处。

  人类文明的命运就系于这纤细的两指之上。

  毫不犹豫地,叶文洁按下了发射键。

  “干什么?”一名值班员带着睡意问。

  叶文洁冲他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随即按下另一个黄键中止了发射,又转动方向杆改变了天线的指向,然后离开控制台向外走去。

  那个值班员看看表,也该下班了,他拿起日志,想把叶文洁刚才启动发射系统的操作记下来,这多少有些异常,但他看看一条记录纸带,发现她只将发射系统启动了不到三秒钟,于是将日志扔回原位,打了个哈欠,戴上军帽走了。

  正在飞向太阳的信息是:

  到这里来吧,我将帮助你们获得这个世界。我的文明已无力解决自己的问题,需要你们的力量来介入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小基快跑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张洋 HN080)
看全文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热门新闻排行榜

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博聚网